尽携银灸到天涯–著名中医肿瘤学科程昭博士

程昭博士出身于中医世家,祖父是山西太原声望在外的老中医,悬壶济世,青囊救人,祖父也曾是北伐国民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的私人医生。父亲随后子承父业,是山西原平县医院的创始人之一。程昭自幼驯巧好学,耳濡目染父亲随堂行医助人,便深深爱上此行。

程昭博士出身于中医世家,祖父是山西太原声望在外的老中医,悬壶济世,青囊救人,祖父也曾是北伐国民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的私人医生。父亲随后子承父业,是山西原平县医院的创始人之一。程昭自幼驯巧好学,耳濡目染父亲随堂行医助人,便深深爱上此行。十二岁程昭便在父亲的启蒙下开始学习中医。有幸他天性聪敏,勤奋好学,小小年龄就已能轻松地将中医的歌诀《药性赋》,《频湖脉系》,《针灸大成》,《医宗金鑑》等倒背如流,记挂一生。别家医宗世家子弟从医是因为接班继袭无奈违抗父令而唯命从之,但程昭毕竟不是那种纯粹“为了中医而中医”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频临挚爱的追求面前,他并没有退让半步。动盪文革,恰逢小程昭青春年少,但他并未有辜负大好时光。学堂不开课,他便在农种之余在田间地里自行研习医学知识,博极医源,涉采众家。

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心
1971年程昭如願考上衛生學校,畢業後隨父行醫,並於1978年高考恢復後,一舉考上北京中醫藥大學。有方導師對中醫學習的介入是必要的。程昭獲得學士學位後順利考取了著名中醫藥專家任應秋教授的碩士研究生,更加精湛學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先師任老一生勤勤懇懇,淑雅大方,對一班中醫傳人弟子亦總是勤於撥點提攜,嘔心瀝血。任老先生曾巡迴講學,常連堂續講長達4小時,中無間斷。他足跡遍至全國2/3中醫院。任老的為人待物、治學精神都一派天下為公的大家風範。不像一些家族藥堂慣於私匿醫術,抱門戶淺見多不傳于外人的“保護祖傳主義”政策,對能力所及之處,任老總是耐心引領。他教導程昭:科技是好的,但科技研究成果能否溶入理法方藥指導中醫,或是溶入診斷學、藥理學指導西醫則應該另當別論。

從“讀書、從師、臨證”這樣三步曲走下來。程昭的中醫造詣日漸深厚,但立志回報故土的程昭顯然沒有停止過追求。這一次他把眼光投向了海外:1992年程昭應邀赴日本講學,他在日本自然醫學中心擔任講師,向遍及日本本州,九州和四國等地區的學員傳授濕病、傷寒病症規律,受到了日本當地政府和團體的多次嘉獎。在另一位教授魯兆麟的指導下,程昭在此期間先後發表了《中醫命門學術研究》、《傷寒論痰飲病症規律》、《趙紹琴濕溫病治療規律》、《葉天士久病入絡》等學術論文,掀開了中醫慢性病研究領域嶄新的一頁。繼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立大學癌症中心(Eppley Institute for research in Cancer)完成博士後研究員學習後,他又與1999年遷居加拿大多倫多市,在市中心開設了腫瘤中醫防治中心。程昭醫生這時才真正地把診治重心放置在防治多種惡性腫瘤,婦科不孕症以及免疫性疾病的治療上來 。

一針砭天下,四藥醫乾坤
程昭博士是敬業的人,在他的辦公桌上還躺放著剛剛診治過的病歷。在病理學上,卵巢體積雖小,卻是腫瘤最好發生的器官,腫瘤的種類之多也是居全身器官之首的。一個患左側卵巢囊腫的病人,懼怕西醫化療、放療帶來的機體損傷而求診于程氏診所,程昭採取“軟堅散結、活血化瘀、扶正固本”的治療原則,從整體觀入手,對病人機體的氣血,經絡,臟腑功能進行全面調理,以達氣血,採用通暢經絡,平衡陰陽的升降浮沉原理,能達到“正氣記憶體,達祛邪外出”之功。通過三個月的綜合治療,病患囊腫逐漸消失,為病人免除了開刀抽取手術療法帶來的痛苦。

因緣眾生病,令心生安康
一個西人病人罹患直腸癌,手術後進行第一次放療和化療都很痛苦,並且囊腫轉移到了肺部。她還很年輕,36歲,在西人雜誌上看到程昭博士治療癌症治療的廣告後,就風塵僕僕地趕到診所來求治。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腫瘤基本消失,而且病情很穩定。患者非常高興。她說:“我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我們全家都很感謝你”。一個肝臟原發性腫瘤病人,轉氨酶很高,醫院通知她需作肝移植手術。肝移植本身就很危險,只有50%的手術成功率,即使手術成功了也要終生服藥。患者找到了程博士診所。程昭博士建議她改服中藥,控制住腫瘤的發展,避免了手術治療,現在依然健在。

一個羅馬尼亞人患乳腺癌,手術後,肝轉移、骨轉移,疼痛難忍,僅靠止痛藥來維持病情。醫院通知她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了,經過程昭博士三個月的中藥治療,肝臟腫瘤由1.9公分縮小至0.8公分,自覺症狀也有明顯改善,現在正在治療恢復中。

說起中醫治療腫瘤,程昭博士很客觀地說,引起腫瘤的原因很多:憂鬱發怒引發的淤毒是一個原因;寒凝氣滯是一個原因;飲食中有燥毒導致鬱結是一個原因;輻射引起傷陰化燥內結同樣也是原因,總之原因諸多。實際上,西醫認為是病,西醫許多的所謂病,在中醫看來都只是證。傷寒論的六經辨證理論實際上是一個診斷疾病和治療疾病的非常簡單的過程,它對於西醫的腫瘤,對於西醫許多的所謂病,同樣適用。但如果說中醫能徹底治療各種腫瘤,那是言過其實的。中醫對控制腫瘤的發展及術後康復確有很好的作用,並能提高患者的存活率與生活品質。採取早期手術、化療、放療、中醫藥的綜合治療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程昭強調這一點。這就是學者的科學態度與高尚醫德。

恩慈滿倫加,往生琉璃光
程昭博士對醫術精益求精,近年來又發表多篇臨床學術論文。他在事業成功的同時,不忘社會,參與和贊助多項社會公益活動。在推動中醫事業在北美的普及和健康發展方面做出了卓越不凡的貢獻,深受患者愛戴與同行敬仰。2002年程昭博士更被當選為全加中醫藥針灸協會副會長。他在診病行醫之餘,亦在民間授課,桃李滿天下。2003年程昭博士應邀參加在北京舉辦的《全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成立大會》,並順利當選為工作諮詢委員會委員,被中醫藥學會授予了《中華中醫藥學會貢獻獎》獎盃,以表彰其多年來對中醫學術的研究與貢獻。

2006年9月,程昭博士成功主持籌辦了在多倫多市召開的第三屆傳統醫藥大會,與會者有800多人;06年12月他正式擔任擁有2000余名會員的全加中醫藥針灸協會會長;2007年在新加坡舉行的第2屆會員大會上程昭博士被當選為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常務理事;這些社會活動有力地推動了加國的中醫針灸立法進程,他用他的智慧與實行為弘揚祖國醫學、增進世界各國中醫藥針灸團體間的瞭解與合作,加強世界各國同仁間的學術交流貢獻出了自身的綿薄之力。

程昭博士和全加中醫學會的專家們當前正致力於中醫立法,旨在通過中醫立法,規範中醫市場,提高中醫的國際地位,制定行業準則,使從事中醫的醫務人員有法可依。並維護公眾利益,使患者能夠得到真正的中醫治療。

程昭博士中醫防治诊所
Canadian TCM Anti-Cancer Centre
電話:416-593-6881
地址302 Spadina Avenue , Suite 206 Toronto ON M5T2E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